[茶礼茶俗] 细说武夷山茶农独特喊山祭祀仪式的起源

  在央视记录片《茶叶之路》之《武夷茶事》中,不仅介绍了“万里茶道”的起点武夷山下梅村和下梅邹氏茶叶世家,介绍了武夷岩茶独特的自然环境和独特制作工艺,而且介绍了武夷山茶农独特的喊山祭祀仪式。画面中,在祭祀供案前,武夷山老茶人游永生作为祭司,领头喊着:“一拜天!二拜地!三拜山神!”率众茶农行礼祭拜。接着,主祭神态庄重,朗朗恭读祭文:“惟神,默运化机,地钟和气,万年无替!资尔神功,用申常祭。”众茶农则齐声高喊:“茶发芽喽!茶发芽喽!”喊山声此起彼伏,回荡群山,传向远方。根据电视画面和字幕,祭祀地是在游永生的茶园,并无官员参与,担任主祭和宣读祭文是游永生的外孙。可见,这是纯民间性质的当代版武夷山“喊山祭”场景再现。



  武夷山“喊山祭” 是源自于贡茶开?时,表示隆重庆祝的一项仪式。元代武夷山的御茶园,在九曲溪之四曲溪畔的平畈处、园的正面有仁风门,迎面是发殿,亦名第一春殿,旁有精舍三十余间。园内有一井,称通仙井,井之畔有高台,称喊山台。据说,古时每年惊蛰这一天,都要举行隆重的开山仪式。先由崇安县县令拈香跪拜,然后隶卒们敲锣击鼓,鞭炮齐鸣,齐声高喊:“茶发芽!茶发芽!”场面极为壮观。


  回望历史,“喊山祭”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宋代,甚至更远的五代时期的南唐。在建安(州)北苑御茶园,每当谷雨时节采制御茶时,地方官员都特别重视,亲自参加并主持北苑的喊山仪式,以隆重庆祝皇家茶叶的采摘。元代诗人刘仁本在《建宁北苑喊山造茶是日大雷雨高奉御至》中有诗为证:“建溪三十里,北苑擅茶名。地耸岩峦秀,川洄泷濑萦。溪山元蕴瑞,草木亦敷荣。远土修职贡,官曹任榷征。君恩濡泽降,天助振雷轰。鼓噪千军勇,喧啸万蛰惊。仙灵烦酒礼,使者引旗旅。白玉堂前客,红云岛内行。灵根连夜发,凡草感春生。渐觉龙芽吐,先期风嘴萌……”开山仪式,用敲锣打鼓去传令“茶发芽” ,实质是用封建官僚的权力,施之于草木。好在惊蛰前后,茶树已 到了发芽的时令,否则造再大声势也无济于事。传说当年武则天曾心血来潮,题诗敕令:“明朝游上苑,火速报春知。花须连夜发,莫待晓风吹。”早春时节,余寒未消,能有几树开花?她只好拿了牡丹出气,治它不奉旨开花之罪,从长安贬到洛阳,才有了如今洛阳牡丹之盛名。自然规律只可顺从,不可违背――此乃亘古之道理也!


  这种流传至今的“喊山祭”, 实际上并非民间祭祀活动,而完全是官方行为。贡茶是皇权下的产物,茶农不堪重负,对此是深恶痛绝的。哪有必要和心思去搞一个什么仪式――呼天唤地“茶发芽”啊!据《中国茶经》所记:建安(建瓯)离京师(开封)三千五百里,每年采制新茶时,都要举行开焙仪式,监造官和采制役工都要向远在京师的皇帝遥拜。请注意,这里说的是“遥拜皇帝” ,而不是“祭山神” 。开焙仪式与开山仪式其实是一回事,其共同点都是出于对封建皇权淫威的敬畏,而不是对大自然的感恩。


  古时的“喊山祭” 是地方官和贡茶监制官“以口腹媚至尊” ――即为向皇上献媚而举行的仪式,并非老百姓的意愿。老百姓(贡茶采制役工)参与其事仅仅是为场面造势的需要。这种仪式,是官场上的事,其实与茶农茶工无任何瓜葛。贡茶早已成为历史。当下,无论是茶农为祈求风调雨顺、茶叶丰收而自发地举行,还是出自于旅游文化资源开发的需要,去搞一个精心编排出来的“喊山祭”――谢天酬地,以感谢大自然的恩赐,那也未尝不可。


 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
茶礼 茶俗 细说 武夷山 茶农 独特 喊山 祭祀

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